【喻叶】你不在时我的思念如潮水

喻文州在昏暗房间中,跪坐在地面上的毯子上。

 

房间中所有的窗帘都被拉上,只余一条缝隙,透出一缕灰黄色的光芒,照亮了喻文州所手持之物。

 

那是一张照片,上面描绘了一个睡着的男子。拍摄时间莫约是清晨时分,照片中的男子的脸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晨辉,更衬得他的肤色苍白,白得都有些晶莹剔透了。

 

他的神情安详,眉目舒缓,透着一股与平日里截然不同的温和的气质。喻文州总是贪恋着他这幅难得的乖巧模样。

 

他伸出手指,缓缓抚摸着照片上男子的面庞,脸上淡漠的神情如同冰雪遇水而化,一点点转变成了深深的温柔。他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一丝轻笑从嘴中泄出。

 

喻文州又回想起,一年之前对方答应自己的告白时的模样。他先是满脸惊愕,几秒之后立刻浅浅的笑了起来,那双波光流转的眼眸弯弯的,似有情意在浮动。

 

他一步一步走进他,伸出那双白皙美丽的手臂微微搂住他,在他的耳边说道,好巧,我也喜欢你。

 

他至今仍清晰地记着,对方那带着水汽的气息喷吐在他耳畔的感觉。他也记得,对方在说完这么一句让他怔了半天的话语后,是怎么耳朵不自觉地泛红的。

 

回忆的碎片在脑海中拼凑起一幅幅生动的画面,又组成了那个让他铭记一生的鲜活的人儿。

 

喻文州一时被回忆压得无法呼吸,他愣愣地看着手中的照片,心绪翻涌。

 

“我好想你,叶修……”

 

“你不在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想抚摸你,我都想和你说我喜欢你……”

 

他的手指微微颤抖起来,双目放空,心绪不知飞向了何处。

 

“叶修……我真的好想你……”

 

“叶修……”

 

“啪——”

 

喻文州的喃喃自语被突然袭来的一个抱枕所打断,随之而来的,是亮起的灯光。

 

他的表情在瞬间变回一贯的淡然,默默地放下手里的照片,转头看向门口站立着的那道身影。

 

正是他手中照片所拍摄之人。对方一手叉腰,皱着的眉间有着丝丝怒意。

 

“喻!文!州!你又在搞什么鬼?!”

 

他说着,边大步走到他身边,捡起落在地上的抱枕扔在一边。叶修无奈地望着他,揉了揉紧皱的眉头。

 

“把房间弄得这么暗,想做什么?你以为你是吸血鬼吗?”

 

喻文州轻咳一声,脸上没有半分尴尬之意。他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在进行一项为你祈福的行为,顺带表达我对你今天一天不在家的思念之情。”

 

“我不过是出去了一天罢了,别搞得我好像不在了一样啊!你在诅咒我吗?”

 

“都说了是祝福。”

 

“还有,把你藏在背后的东西交出来。”叶修伸出一只手臂。

 

喻文州犹豫几秒,终于在对方读作凶狠写作撒娇的目光下交出了照片。

 

他眼睁睁地看着叶修气得眼睛都王杰希了。

 

“这张照片又是什么时候拍的?”

 

“前天早上。”喻文州端正地坐着,显得特别乖。

 

“算了算了,不是太过分就饶了你了。”

 

喻文州心虚的转过眼球。他想起了存在手机里的一些不可描述。

 

发现了对方小动作的叶修好气又好笑。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表情固定在愤怒的样子。

 

“我真的已经看透你了喻文州,”叶修满脸沉痛,“你就是个喜欢各种各样乱七八糟不明所以的奇怪play的变态!”

 

“呵。”喻文州笑得很温柔,“我以为前辈一开始就知道了。”

 

“要是我一开始就知道你不仅仅是个心脏还是个不要脸的变态的话,我就不会答应你的告白了。”

 

“晚了啊,前辈。”喻文州一手揽过叶修的腰,两人倒在地毯上。他抚了抚叶修的腰,让他骑在了自己的胯间。

 

“我就是个喜欢奇怪play的变态,那么前辈,我们今天玩些什么呢?”

——FIN——

 


<兴致上来突然冒出来的脑洞,特别短小2333
<想了想,还是写成了喻叶
<趁着国庆闲下来码码字,刷一波存在感

【王叶】那一次变喵的经历(下)

前文戳头像

本章开车


8
叶修觉得,自己一定是受了那魔药的影响,才会不自觉得依赖上一个认识还不到一周的人。或许是他常年游历,居无定所久了,才会生出就这么呆在城堡里也还不错的念头。

他知道了王杰希比他还小一些,却显得十分成熟,照顾起人来更是细致周到。他想,也许是他已经习惯自己照顾自己罢。

虽然表面上冷淡,只不过是有些闷骚罢了,内心的小九九还不比自己少。

叶修甚至想过,要么就这样拒绝交出答应的魔法,好让对方使自己留下来。

想着,他自嘲一笑,觉得不该这么自私。

“整天吃着你的美食,哥都要给你养废了,让我以后一个人的时候还怎么只靠药剂存活啊。”叶修摸着肚子,不过三天功夫,自己好像都胖了一点。

“那我养你。”王杰希的声音中隐隐透着些许温柔。

“呵,”叶修一点一点将脑袋凑近,“这玩笑可不能乱开。”

王杰希直视着叶修,目光毫不避让,那双眼眸中似有星辰流转,仿佛要将叶修的魂魄都吸了进去。叶修在心中暗骂一声,逃似的先收回了前倾的身子。

气氛一时间有些微妙起来。

叶修有点坐立不安,他觉得或许王杰希已经察觉到了什么,或许他对自己也有点意思,又怕不过是自己太自作多情了。

想什么呢?又不是没了他就不行了。自己明天离开,然后不再相见,过段日子不就没问题了?

“大眼儿,你怎么一点也没催我要那高阶魔法?不怕我明天恢复后就这么逃走了?”他先打破了寂静。

“你会吗?”王杰希反问。

“说不定呢……”叶修一手撑着下巴,“要不让我马上去给你写出来吧?”

“你就这么想走?”王杰希的声音拔高了些,比之平日多了份凌厉。他未等叶修话音落下,就有些迫不及待地出了声。

“那我还能留下来不成?”说完叶修就后悔了,他觉得自己实在有点太露骨了些,脸庞微微发烫起来。

叶修扭过的身子背对着王杰希,他的身自现在有些僵硬,站立的动作都觉着不自在起来。

“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再这儿一辈子。”王杰希轻声开口,叶修听见了脚步声,他在一点一点走进着。

“叶修,你在逃避什么?”王杰希的声音越来越响,最后,他的呼吸打在了他的耳畔。

“我……”叶修语塞。要论告白,他还真说不出口。

“叶修,我看上你了。”

王杰希的语气是无比确定的,带着叶修所未见过的霸道与强势。那声音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中,无限循环。

叶修立刻炸成一团烟花,脑子蒙蒙的一片空白,只有王杰希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回响。

王杰希张开双臂,一把搂在了叶修的腰间。他将脑袋磕在叶修肩上,伸出一只手,捏着他的下巴,强硬地将叶修的脑袋扳过去,在他反应过来之前附上了他的唇。

叶修听见了对方唇齿之间泄露出来的笑声,有些恼怒。却在感受着唇上温热的触感时,抑制不住的觉得羞耻。

叶修被吻得快要喘不过气来,王杰希终于放松了对他的限制。一抹银丝在空中扯开。

“去我卧室。”王杰希的嗓音沙哑。

“好。”叶修在迷蒙之中回答。


9
外链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45868184901682



10
叶修醒来,浑身被车子碾过一样的酸痛,后面显然已经被清理过了,那时自己已经处于半梦半醒之间了。

回想起昨夜的疯狂,在心中暗暗骂自己实在是没出息,又不由得疑惑起来,到底是自己的身体真是这幅模样?还是说另有原因?

于是他想起了那让他变猫的魔药。摸了摸头顶,真如王杰希所言一般,恢复原状了。

“醒了?”

门口,穿戴整齐的王杰希朝他走了来。

叶修翻了一个白眼,没搭理。

“已经恢复了?”王杰希温柔地笑着,也不恼。

“你说呢?”

“那么,你对于我昨日所言的回复呢?”

“王杰希,你没法囚禁我,我无法和你一辈子呆在城堡里。”

“无妨,我可以与你一同游历。”

“我现在有一些重要的东西在一处地方。”

“我马上帮你去取。”

“我有一个弟弟,还有一个跟亲妹妹没什么两样的妹子。”

“择日会去拜访。”

“我会耍脾气。”

“没事,那是你可爱的表现。”

叶修愣了愣,“我们才没认识几天。”

“床单都滚了。”

叶修突然不知道该问些什么了。

于是,王杰希出声,“正好,七夕佳节也临近了,你愿意和我一起度过这个好日子吗?”

叶修微笑,“好啊。”

FIN.

——————
正好七夕,就写了这么一个结尾了哈望喜欢
虽然这节和我没多大关系
但是身边的小伙伴们就活跃起来了
也祝七夕快乐

【王叶】那一次变喵的经历(中)

前文:

 

5
叶修在王杰希的城堡中过着吃了就睡,睡了就吃,没事围观一下王杰西制药的慵懒生活。过了两天,叶修就觉得自己快要变成一只废猫了。

 

第三天,就在叶修思考着生活是不是应该过得更有意义些时,王杰希拿着一管解药到了他的面前。

 

“喝下它,你应该就能恢复了。”王杰希的表情好像在压抑着什么。叶修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选择喝下了药水。

 

 

微博

 

 

 

————————————

为什么又被屏蔽了啊啊

搞不定了外链吧

并没有车

【王叶】那一次变喵的经历(上)

魔法世界设定
本想撸个小短篇,然后发现一发完不了,明天继续了



1
叶修毫无疑问是一个人,但是他现在变成了一只猫。

是的,一只黄白相间的毛茸茸的生物。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只不过是睡了一觉,醒来之后感觉整个世界都变了,昨天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难不成他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被人抓去做了什么实验?什么人能让他毫无察觉而接近自己?

他细细思索了一下这两天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然后就想起了昨天喝的一瓶疗伤药水。

是的,在喝完那瓶药水之后,他觉得浑身乏力,本以为是白天赶路太过操劳的缘故,现在想来怕是另有蹊跷,他就说那药水的味道尝起来有那么些不对劲。

靠!难不成是买到假药了?他愤怒的想要找商家去理论,才想起来他变喵了之后,连攻击力都不剩什么了,不知变身要持续到何时,在此期间还是学乖一点好。

先解决问题吧,叶修不想等待自己自动恢复,他要主动出击。

解药到底哪里去找?

他瞬间就回忆起几天前听小镇上的人们谈论的一个人,准确说,是一个巫师。

有一个法力高强的邪恶的巫师住在森林深处的一座古堡里,听说他经常会研究一些奇奇怪怪的魔药,能把人变动物,把男人变成女人。

传闻如此可怕,叶修无所畏惧。比魔法,谁能打得过他?传闻总会把事实夸大,那巫师或许没有那么邪乎。

于是他马上往这片森林的深处赶去。

不知是不是冥冥之中自有缘分,经过三天的寻找之后,叶修终于看见了一座如同传闻中描述的一样的古堡。

紧闭的大门与黑漆漆的窗子透着一股不祥的气息,叶修迟疑了一下,还是从旁边一棵大树上蹦上了窗台之上,他伸出爪子拍了拍窗子,半掩着,没有上锁,他推开窗子爬了进去。



2
这天,王杰希一如往常一般来到自己的实验室,进行关于魔药的实验。

只是,与往常不同的是,他看见了一只毛茸茸的陌生生物,站在自己的桌子上,一只试管倒在一旁,其中的药水洒了一桌子,还弄湿了几张放在桌子上的纸。

靠,那是他的研究成果。

靠,还好不是什么有腐蚀性有毒性的药水。

桌子旁大开的窗户,标志着这只生物是如何闯进自己的地盘的。王杰希大眼一瞪,默默地凝视着对面的那只喵。

然后他忽然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那只喵不是一只普通的喵。

不是因为他的脸上人性化的十分嘲讽的笑容,而是因为这只喵的周身都缠绕着魔法的气息。想来能直接无视他设下的结界,进到他的房间里来,身上肯定有什么古怪。

他皱了皱眉,径直走了过去。

还没等他说什么,他就看见那只猫像是在寻找什么似的,在桌子上四处走动。他默默的看着他用爪子艰难地摸出了一张白纸,和一个墨水瓶。

他看见那只猫蘸了墨水用爪子在纸上写着什么。

[你好,这位巫师,我叫叶修。我不是有意闯进你的房间,还洒了你的药水的。]

王杰希愣愣地从那张毛茸茸的脸上看出了一张带着歉意的表情。他挑了挑眉头,说道,

“哦,你是人类?”

[是的,我喝了一瓶来历不明的药水,然后就变成了一只猫。]

“所以,你是来寻求帮助的?”

王杰希仰着头,俯视着那只摇着尾巴的猫,心中提起了一丝兴趣。

“难道你没听过外边儿的人说,我是一个邪恶至极的巫师吗?最喜欢将人类变成动物什么的。”

接着王杰希就看到那只猫慢吞吞的写着

[哥相信自己的眼光,你不是一个邪恶的人。]

他愣在原地半晌,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想去撸猫的冲动。他在心底默默提醒自己,这是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人,压下了这番冲动。

他看着他,淡淡的说道,

“如果我帮你,我有什么好处?”

[我会一些高阶魔法,自创的。]

王杰希惊讶地看着这只懒洋洋的猫,

“好,我答应治好你。到时候,我希望你能留下一些魔法咒语。我那有一瓶能让你开口说话的药水,你先喝着。”

然后王杰希就看见对面那只猫像是炸毛了一样。



3
叶修本想偷偷地潜入古堡,没想到下落的地点不太对,闹出了一些动静,还打翻了一只试管。

就在他想着要不要放着不管而马上逃跑的时候,房间的门打开了,进来了一个穿着长袍的男人。

来人一脸性冷淡的表情,但叶修还是从他那双大眼中瞧见了愤怒的情绪。他被那一双大小眼瞪得浑身不自在,可表面依旧淡定无比。

在那男人向他走来之时,叶修马上觉着,要是他不和他做一些有效的交流,将会有些不妙的事情发生。于是他用猫爪子,蘸着墨水,在纸上写起字来。

猫爪子用起来十分不便,字写得丑先别说,和对方一番交流下来,他觉得爪子都快断掉了。

还好对方十分友好,没让他唠叨太多。然后叶修就听见那人说道,

“我那有一瓶能让你开口说话的药水,你先喝着。”

哦,他想吐血。

他幽怨的盯着那个青年巫师翻箱倒柜,然后摸出了一个紫色的瓶子,向他走来。

那巫师打开了盖子,将瓶子凑到他的面前。

叶修犹豫一秒,依然将之喝了下去。

打了一个嗝后,他发现自己能说话了。

“啊,啊?啊!三天没说话了,憋死哥了。”

叶修感激地看向眼前的巫师,“谢啦,大眼。”

巫师像是眼角一抽,“你那是什么称呼?做人的基本的礼貌呢?”

“我不是不知道你的名字吗,巫师大人。”

“我叫王杰希,你给我记住你的救命恩人的名字,叶修。”

“别这么冷淡嘛,大眼。”

王杰希没再接话,而是向他问道,“你到底是喝了什么药水,才变成这样?”

“我怎么清楚?那东西居然装在疗伤药水的瓶子里,这不是存心坑人呢?”叶修很无奈。

“具体点,那药水什么颜色?有什么特殊的味道?我能感受到你身上留有的特殊的魔力波动,普通的变身解除药怕是没用。”

“和普通的中阶的疗伤药水差不多,喝上去……略微有些差距,大概是……多了一些甜味。”叶修回忆着。

王杰希在原地沉默片刻,“我有一些想法,你先等等,我去找一些东西来 ”

说完,转身离去,留给叶修一个匆忙的背影。



4
王杰希用魔法瞬间转移到了书房之中,他看向了靠里边儿的一排书架,闭上了眼,略微思索片刻。又睁开眼,伸出手,从上面掏出了一叠档案。

他迅速翻阅着,表情一点一点变得微妙起来。

王杰希深呼一口气,调整好表情,瞬移回到了实验室中。

然后他看见了那只慵懒的躺在沙发上的叶修喵。

“我现在有一种猜想,只是不敢肯定。”

叶修抬起头,“你想怎么做?”

“我先炼制出解药来,你尝试一下,如果没用,那我们再谈。”

“就按你的想法做,大眼儿。”叶修打了个哈欠。

“如果真是那魔药的问题的话,那么说来,还是我的问题呢。”

“嗯?”

“那是一次实验失败的产物,没有处理干净,或许是从什么地方流露出去了,然后被外人当作治疗药水来贩卖。”

“实验失败的产物?效果是变猫?我说大眼儿,你到底在做什么东西啊?”

王杰希沉默了一下,“也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只是这失败品的效果实在和预料中的相差太大。”

两人都沉默了。

“嗯,那好,叶修,我去制作解药了。你可以在这古堡中自由活动,只要记住,锁着的门,不要妄图去打开,还有,不要随意动药物一类的东西,会有危险。”王杰希嘱咐道。

“好了,巫师大人,哥大概比你年龄还大,别像照顾小孩子一样了。”

说完,叶修又打了个哈欠。许是变成了一只猫,他的身体特别容易犯困,连续赶路几天,叶修现在特别想大睡一觉。

于是他催促道,“别管我了先,研究解药要紧啊。”

没等回答,叶修就立马沉沉的睡了过去。

王杰希静静地看着他,眼中浮动着些莫名的情绪,站立片刻后,才默默离去。

TBC.

【王叶】潜意识的一点想法儿

›身为一个文废突然想写文了

›一个从天而降的脑洞

›肥肠短

 

 

    王杰希迷迷糊糊中望见一道模糊的人影在视野中走来走去,感觉中有些熟悉。

 

    他忽然瞪大了眼,彻底从恍惚中挣脱出来。接着,他一眨不眨地盯着眼前那人的侧影。

 

    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那有些下垂的眼睛半睁半合,望向他的视线中闪过一丝茫然,莫名勾人。一头乌黑的长发散散地垂到腰间,如同一道黑色的瀑布。

 

    那人上身穿着一件白衬衫,一对高耸的胸器好像要把衣服都撑破。下身是一条橙红色的短裙,露出一双笔直的大长腿,白花花的肉快要把他闪瞎。

 

    王杰希的目光一下子黏在了身前的女子身上,内心莫名觉得有什么不对,可就是想不起来。

 

    女子慢慢转过了身子,和他面对面,好看的双唇勾起了一抹浅浅的微笑,无故有种嘲讽的意味在里头。

 

    “醒了?”那女子说到。

 

    王杰希看着她,迟疑了一下开口道,“你……是?”

 

    “什么啊,杰希,你是不是睡糊涂了?我是叶修啊。”女子噗哧笑了一声。

 

    “对啊……叶修。”王杰希好像忽然忆起了什么,豁然开朗,将最后一丝违和感压在心头。

 

    叶修就这么呆呆地看着他,直到把王杰希看得浑身发毛,她才嘟了嘟嘴,似乎有点气愤地大步走到他面前。她毫不客气地直接坐到了他的大腿上,身体往侧面一倒,顺势就倒进了他的怀里。

 

    美人入怀,王杰希惊得浑身一颤。

 

    “杰希呐……”美人叶边说着,边伸出一只手,用一根修长的手指在他的胸前画起了圆圈,“你最近怎么那么忙,已经很久都没和我亲近了……”

 

    王杰希选择沉默。一只手却不由自主地搭在了美人柔软的腰上。

 

    美人低低的笑了起来,扰得他心痒痒。

 

    叶修的手一点也不老实,从他的前胸一路缓缓向上而去,抵在了他的下巴上,手指一用力,王杰希便被迫微微抬起了头,一下子就撞入了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眸中。

 

    叶修的头发扫到了他的脸颊,滑滑的,又痒痒的。她的脸又靠近了些,温热的呼吸喷吐在王杰希的唇边,带着丝水汽。似是欲擒故纵一般,两人的唇是如此接近,却总差了那可忽略不计的一丝一毫,未能真正触碰到彼此。眨眼之间,王杰希的呼吸也愈发沉重了起来。

 

    他突然发狠,抬手按住了叶修的后脑,手指插入了发丝之间。他叼住了对方柔软的红唇,猛烈地吮吸着,撕咬着,同时另一只手也在对方的腰间不安分地揉搓着。

 

王杰希伸出舌头,熟练地捣进叶修的口腔,亲吻越发激烈,怀中之人时不时的泄露出微微娇喘声,面庞迅速泛红,一双无辜的眼眸中波光流转。

 

他猛地侧过了身,将坐在他大腿上的美人压倒在了沙发之上。看着身下的叶修有些红肿的双唇,王杰希一点一点逼近,一手撩开了对方的衬衫,向其中探去……

 

然后,一阵天旋地转,他在瞬间陷入昏暗,又转眼从朦胧中缓缓睁开了眼。

 

好吧。王杰希在从自家沙发上清醒过来的几秒钟之间就确认了自己方才是在做梦,梦醒的原因就是眼前这个笑嘻嘻地还在拍着自己的脸的家伙。

 

“诶,大眼你终于醒了。看你一脸下流的样子还以为你在梦里干点什么龌龊的事儿呢。”叶修摆出了一脸嫌弃的表情,“真的不是吧,这点工作就把你累垮了啊,睡得跟头猪似的,该吃饭了啊。”

 

“我刚才做了一个梦,”王杰希看着眼前的男子,梦中那种既熟悉又违和的感觉终于不见了,他的眼底升起了一丝温柔,“我梦见你了。”

 

“我说大眼,你不会真在梦里对我做了什么吧。”叶修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

 

“我梦见你变成女的了。”王杰希说,“胸特别大。”叶修瞬间凝固。

 

“都这么劳累了,梦里还在发情?真是每时每刻都在欲求不满啊你。”叶修表情僵硬,“女的?还是大胸?你不会还心心念念地想直回去吧?难不成是昨天看的电影的影响?”

 

“不存在什么直回去,我的性取向一直都是一个,就是你。”王杰希笑得很温柔,静静地看着面前的爱人有点发红的耳根。

 

“而且,你在梦里还叫我杰希,对了,你还勾引我。”

 

“什么跟什么,王杰希你做的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梦!”

 

“你还打扰了我做正事,现在睡回去也接不下去了。”王杰希一脸正直,“作为惩罚,我想就让我们把那个梦继续下去吧。”说着,他伸出手抓住了叶修的手腕,一把将对方拉进了他的怀里。

 

“饭都做好了,先吃饭去!”叶修反抗了一下无果,抬头无奈地看着他。

 

    “吃饭不急,我先吃你。”

上一页
下一页